Tuesday, October 13, 2009

結婚進行式

就快要回台灣了,其實我身邊曾經和我要好的或是畢業後就失聯的朋友,還有大半不知道我結婚了,過幾天即將滿28歲,不年輕也不老的年紀,覺得剛剛好,沒有太誇張繁瑣的儀式,我只覺得,順著路走就對了。


Oct 09' 唯一的一場朋友聚會,在台北

剛剛看了兩篇外埠新娘的結婚日記,一個在美東,一個在日本,他們的婚禮都算很簡單那種,只是我可以說更特別一點吧!要結婚這件事對我來說,很簡單,就是兩個人要在一起,這麼簡單,加利飛沒有開口跟我求婚,所以我也沒經歷過什麼太厲害的計倆,經歷那場如逃難般的南泰國五天之旅,我真的想要定下來了,其實也不是如想像中這麼篤定,因為這全都是我自己一個人的決定,於是一大堆繁瑣的手續突然跑到我頭上來,申請單身證明,去婚姻註冊局排公證時間,付錢給州務大臣叫他快快批准,因為若是時間快到,我還沒準備好,只有提著皮箱,閃人...

歷經這些繁瑣的手續,終於來到那個堪稱重要的日子,我身邊沒有太多親朋好友,算的上熟的,就是我的前老闆,以及我的前同事夫婦而已,五根手指頭算的出來,到了婚姻註冊局準備宣示的那一天,我跟溫加利早就跑手續跑的滿身大汗,作為公證人的我婆婆和溫加利的弟弟溫三爺,也是急急忙忙和我們在小房間會合,一切都是那麼匆促,婆婆忘記帶身分證,弟弟沒有穿正式的西裝褲,溫加利的襯衫是我在台灣第一次為他買的,我一身的衣裙,也是再簡單不過的那套粉紅碎花改良式小鳳仙,沒有其他的了,閃亮亮的幾克拉鑽戒,或是雙方父母互換的聘金嫁妝,只有婚姻註冊局的小房間,跟著紙張念出來的英文誓辭,馬來人裝飾的假花朵,以及一位酷著臉準備下班的馬來官員。


就在那一個早就不完夏的夏至週末,我結婚了沒有留下任何照片


星期六睡醒在家裡拍的照片,交給婚姻註冊局用的官方照Sep.08'

沒有什麼入門儀式,父母到台灣的家下聘,我們靜悄悄地公證結婚了,中間兩人相處經歷的吵吵鬧鬧,也沒停過; 媽媽在夏至過後的中秋來看我,隔一年的春假爸爸也一起來了,永遠都是短短兩三天的拜訪馬來西亞之行,或許原有的擔心,都因為馬來爸爸媽媽單純的笑,神奇地化解了一半。周圍的婆婆媽媽總是好心地問我,有沒有給你的父母行捧茶儀式呀?有沒有拍婚紗啊?呵呵,真的通通沒有。


媽媽知道我很古怪,也不太搞什麼普通人的行頭,拍婚紗啊,免了,她只是隔著海的電話線說:『怕你以後後悔啊!妳不是要去穿那個李心潔的娘惹裝啊?』,馬來媽媽也問,要不要去拍拍啊?檳城要不要請朋友吃飯啊,馬來姐姐聽到有了小bb的喜訊,除了忙著張羅一大堆事情,也順口問問,什麼時候要拍婚紗啊?前同事樂樂還有對街咖啡店的婆婆媽媽們,也隨口問了不下三次了吧!


直到九月的某個週末,看到購物中心的婚紗展,兩個超級懶惰的人才勉為其難去聽人家怎麼說,太貴啊,不要!太醜啊,也不要!定了時間,挺著還看不出bb的肚子,我們也去幹著這些普通人會做的事, 只是過程比想像中好玩,也多了好幾分紀念的意義,很開心能夠在這些地方留下回憶,剛好bb也都在, 這一切,算是給我們家一份遲來的禮物吧!?



溫加利神來之筆寫的『家在馬來西亞』(這是本地一部紀錄片的名字),墨汁紙張是老闆準備好臨時上陣的喔!在清和軒的紀念, 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地方 Sep.09'

2 comments:

Flora。T said...

看了很感動
很純粹的快樂阿

Kiah Kiean said...

等你们回来记得要去TAO吃大餐!YUM YUM